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点

旗下栏目: 重庆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点

兼谈古代茶叶的包装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20
摘要:历史上不同的饮茶方式决定了茶器的不同形态,用来储存茶叶的容器亦然。本文对历代文献、考古出土的器物、壁画及历代茶画进行综合研究,梳理出历代茶盒、茶罂、茶瓶及茶罐的发展脉络,试图对古代茶叶的储存和包装开展初步的研究。 马未都先生对容器有过很高

  历史上不同的饮茶方式决定了茶器的不同形态,用来储存茶叶的容器亦然。本文对历代文献、考古出土的器物、壁画及历代茶画进行综合研究,梳理出历代茶盒、茶罂、茶瓶及茶罐的发展脉络,试图对古代茶叶的储存和包装开展初步的研究。

  马未都先生对容器有过很高的评价,他认为:“人类文明的每一次进步实际上都是容器的革命。”茶盒,作为储存茶的容器,其在中国饮茶文明史上的作用亦如此。

  五千多年的饮茶史,茶叶从最初的药用、食用发展为饮用,饮用又经历了煮(煎)饮到点饮进而发展到瀹泡的演进过程。无论哪种饮用方式,茶叶的存放需要相应的容器,茶叶贮藏和包装经历了一个由简单到复杂,从单一到多样化的过程。

  传说神农氏最初发现了茶叶的药用价值,茶叶开始被人类利用,最初的茶叶是用来食用的,即连叶带茎咀嚼食用,那时当然谈不上茶叶包装。到了汉代,茶叶开始在文人及贵族之间悄然流行,当时的饮茶方式以煮饮为主,正如张揖在《广雅》中指出的:“荆巴间采茶作饼,成以米膏出之,若饮先炙令赤色,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葱姜芼之,其饮醒酒,令人不眠。”可见当时的茶类为团饼茶,饮用时先把茶饼放到火上烤一会儿,捣成茶末放入瓷器中,再冲以沸水,还要添加姜、葱之类的调味品。既是饼茶,其存放必有相应的容器。浙江省湖州博物馆收藏的一件汉代青釉印纹四系罐为我们研究汉代茶罐提供实物依据,其肩部刻划一“茶”字,是汉代用来存放茶叶的储存器。

  茶叶发展的第一个兴盛期出现于唐代。特别是中唐以后,茶叶的种植面积进一步扩大,产量也大大提高,茶叶煮饮“遂成风俗”、“两都并荆渝间,以为比屋之饮”,茶的饮用在唐代已十分普遍。唐代继承了汉代的饮茶法,并在其基础上更加精致化。从陆羽《茶经》记载看,唐代的茶有粗茶、散茶、末茶、饼茶,主要的饮法为:把碾成粉末状的茶末放入茶釜中煎煮,加入适量的盐调味后盛入碗中饮用。唐代茶的包装,即饼茶及末茶的贮存有相应的容器。《茶经·四之器》中讲得十分明白:“罗末以合贮之,以则置合中”,意即用茶碾碾成茶末后过罗筛选,用茶则舀至茶盒中存放。至于盒的材质,陆羽认为竹、木比较好:“以竹节为之,或屈杉以漆之”,并对盒的尺寸也作了规定:“高三寸,盖一寸,底二寸,口径四寸”。

  唐代陶瓷业兴盛,以北方邢窑生产的白瓷和南方越窑生产的青瓷为代表,形成“北白南青”的陶瓷分布格局。以陶瓷为原料制作茶具在唐代成为普遍现象,韩琬《御史台记》中曾写:“茶必市蜀之佳者,贮于陶器,以防暑湿。御史躬亲监启,故谓之御史台茶瓶。”茶饼及茶末忌潮湿,因此以陶瓷为材质包装茶叶在当时来说不失为一种上佳的选择。卢纶的《新茶咏寄上西川相公二十三舅大夫二十舅》中提到“三献蓬莱始一尝,日调金鼎阅芳香。贮之玉合才半饼,寄于阿连题数行。”从字面上理解,玉盒是玉制的盒子,但古人通常追求瓷器釉色的玉质感,这里的玉盒理解成釉色如冰似玉的瓷盒应更妥。长沙窑瓷盒中有釉下褐彩“大茶合”三字铭文,足可证明此类瓷盒系存储茶末的容器。越窑青瓷中有不少带盖的盒子,或高或矮,或圆或方或花形,造型各异。其中一类确为粉盒,系唐代女人们梳妆打扮时盛放各类化妆粉的。此外还有一类应为茶盒,宁波茶器收藏家陈钢的藏品中,有一件非常珍贵的越窑茶盒残器,其盒器底有“荼”字刻款,是此类盒为茶盒的重要物证。

  除茶瓶和茶盒外,带盖罐亦可作为装茶容器。以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萧翼赚兰亭图》为例,画面描绘了一儒生与僧人共同品茗的场景,画面左下角一老一少两个侍者正在煮茶调茗,地上放着茶床(陆羽《茶经•四之器》中提到的具列),茶床上放着茶碾、茶盏托和一盖罐,此盖罐即用来盛放茶粉末的容器。

  互相寄送新茶是唐代文人交往的一种方式,寄送的团饼茶包装自然十分讲究,一般用白纸或白绢多重包装,并且在包装物表面题写相关的诗句。李德裕收到四川的老友寄送来的新茶,写了《故人寄茶》一诗:“剑外九华英,缄题下玉京。开时微月上,碾处乱泉声。”姚合也在《病中辱谏议惠甘菊药苗因以诗赠》写道:“萧萧一亩宫,种菊十余丛。采摘和芳露,封题寄病翁。熟宜茶鼎里,餐称石瓯中。香洁将何此,从来味不同。”卢仝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中开篇也提到“口云谏议送书信,白绢斜封三道印”,一片茶饼用白绢包装,并留有好友孟谏议的亲笔题名,卢仝收到这样的礼物,愉悦的心情在这首茶诗中淋漓毕现。

  韩滉是唐代著名的画家,曾画过《五牛图》,史载“韩晋公滉闻奉天之难,以夹练囊缄盛茶末,遣健步以进御。”可见唐代也有以练囊(素白绢制成的囊袋)来盛放茶末的包装方法。

  此外,唐代煮茶时,如果是旧年的团饼茶,须缓火炙烤至赤色,以助茶香。烤炙好的团饼茶用“纸囊”包装,与韩滉的练囊有异曲同工之处。

  宋代的茶叶形态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片茶,又叫团饼茶,福建建安凤凰山北苑一带加工的团饼茶都印上龙凤等纹饰,形制不一,或圆或方,或铊或銙,极具艺术性。另一种茶类为草茶,又叫散茶,主要流行于浙江、江西一带,属于炒青茶类。

  无论是团饼茶还是散茶,都要有科学正确的保藏方法。蔡襄《茶录》有一节专门提到藏茶:“茶宜箬叶而畏香药,喜温燥而忌湿冷。故收藏之家以箬叶封裹入焙中,两三日一次用火,焙如人体温。温则御湿润。若焙则茶焦不可食。”对团饼茶而言,最简易的包装是以箬叶包裹,外再缠以棉麻丝带。梅尧臣是宋代文学家,留下不少关于茶的诗词作品,多次提到箬叶包茶,在《吕晋叔著作遗新茶》中提到:“其赠几何多,六色十五饼。每饼包青箬,红鉴缠素苘。”在《次韵和永叔尝新茶杂言》他写道:“建安太守置书角,青箬包封来海涯。”此外,《次韵和再拜》再提到:“昨日寄来亲脔片,包以箨箬缠以麻。”还有《答建州沈屯田寄新茶》,他描绘道:“春芽研白膏,夜火焙紫饼。价与黄金齐,包开青箬整。碾为玉色尘,远汲芦底井。一啜同醉翁,思君聊引饮。”与梅同时代的欧阳修也有写到以箬叶包装茶的诗作,在《尝新茶呈圣俞》中他写到:“建安太守急寄我,香箬包裹封题斜。”这种用箬叶包装茶叶的方法一直延续到现在,如今在云南一带包裹七子饼茶还是采用当地产的箨箬包装。

责任编辑:

24小时热门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25 重庆新闻渝北统景民生网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1342号

渝ICP备15013045号-1  技术支持:630网

电脑版 | 移动版